恶意软件“新生代”勒索软件成“毒王”

在今年各大网络安全厂商发布的年度安全报告中,不约而同地都将勒索软件列为2016年最为严重的安全威胁。360认为勒索软件已经成为新兴的“病毒之王”,亚信安全将2016年称为“真正的勒索软件之年”,赛门铁克指出勒索软件已经成为当今企业和消费者面临的最大网络安全威胁之一,卡巴斯基实验室将勒索软件作为2016年主要话题,安天实验室则多次发布了针对勒索软件的专题报告。

勒索软件已然成为恶意软件中的“希望之星”,正在以越来越强的危害性而引起人们的关注。据360数据,去年在我国就有497万台电脑遭受其攻击,是2015年的数倍。犯罪团伙遍地撒网,利用木马、广告、邮件等方式传播勒索软件,索要以比特币为主的赎金,赚取着一本万利的高额收益,已形成了新型的网络敲诈犯罪模式。根据2017年1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发布的调查,勒索软件的赎金总额由2015年的2400万美元跃升到2016年的10亿美元,增长4067%。据调查显示:赎金的平均金额也在不断提高,从2015年末的295美元增加至2016年的679美元。根据赛门铁克安全响应中心的负责人Kevin Haley预计,到2017年底,勒索软件的平均赎金将会飙升到上千美元。

恶意软件“新生代”勒索软件成“毒王”

勒索软件晋级恶意软件之首

与现实中的勒索不同,互联网的虚拟性使得在网络上勒索“赎金”更为隐蔽和便捷,而且所付出的成本非常低廉,以至于越来越多的犯罪分子将目光转向此处。由于现代加密技术的强大,当前的现实情况很令人沮丧:一旦中了勒索软件,个人和企业往往无计可施,尤其是企业为了核心的数据资产,只能就范交纳赎金拿回数据或系统控制权。美国FBI就曾建议企业,在感染了勒索软件之后最好支付赎金来找回重要数据,这也是当下情况的无奈之举。

但有时企业付出了金钱,还是遭受了损失。例如去年有一种名为Ranscam的“勒索软件”,表面上加密了受害者的文档并索要赎金,实际上它本身并没有加密技术,而是直接删掉了用户的文档。很多新的勒索软件甚至对系统进行二次加密,需要两次支付才能解密全部文件。

在数据为王的今天,勒索软件可谓找到了社会最为关注的“痛点”。与很多安全威胁的发展类似,勒索软件起源于国外,随着条件的成熟,在我国也逐渐进入爆发期。自2013年开始萌芽,短短几年间,勒索软件以越来越猛的发展势头,占据了主流安全威胁的席位,成为未来直接威胁到个人和企业网络安全的“全民公敌”。

从电脑病毒到勒索软件

勒索软件是近期恶意软件的代表,总体来看,恶意软件的发展经历了从技术炫耀到直接逐利的转变过程。

恶意软件与计算机系统相生相伴,早期对恶意软件的定义就是恶意植入系统破坏和盗取系统信息的程序,这里最早的代表无疑是电脑病毒。20世纪70年代,美国作家雷恩在所著《P1的青春》一书中提出了一种能够自我复制的计算机程序,并将之命名为“计算机病毒”。20世纪80年代后期,巴基斯坦的一对编写软件的兄弟为了打击盗版软件的使用者,设计了一个名为“巴基斯坦智囊”的病毒,传染软盘引导区,成为最早在世界上流行的电脑病毒。1988年,莫里斯蠕虫病毒诞生,其简单的无限复制模式导致了很多电脑系统的崩溃,病毒的影响力开始初步显现。

随着个人电脑开始走入千家万户,电脑病毒开始大规模泛滥,破坏软盘和硬盘引导区的病毒、感染可执行文件的病毒、破坏数据的病毒、宏病毒、蠕虫病毒纷纷肆虐一时,甚至出现了诸如CIH这种可破坏电脑硬件的病毒。

电脑病毒的发展,一直持续到21世纪初,其后随着互联网的广泛普及,恶意软件开始进入流氓软件时代。流氓软件起源于国外的“Badware”一词,包括间谍软件、行为纪录软件、浏览器劫持软件、搜索引擎劫持软件、广告软件、自动拨号软件、盗窃密码软件等。

这些恶意软件的最大特征是具有明显的商业特征,目的是散布广告、增加用户、提高流量、推销产品,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流氓软件的安装往往是在用户毫不知情的状况下悄悄地进行,披着XX助手、加速器、工具条等的外衣,以插件、网页代码、共享软件捆绑的方式进入用户的电脑,从而劫持了用户的上网路径,使用户的系统性能不堪重负,甚至于崩溃。

流氓软件并不像病毒一样给用户带来直接危害,在当时的法律治理上也处于灰色地带,并且由于流氓软件的可见利益,不仅是黑客,很多正规公司也加入其中,从而使得流氓软件在21世纪初泛滥成灾。据媒体报道,当时一个“装机量”大的广告插件公司,凭流氓软件月收入可在百万元以上。

流氓软件的肆无忌惮,终于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关注,一时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2005年,多家互联网和安全企业联合发布了《软件产品行为安全自律公约》,国家也把对流氓软件的检测纳入到杀毒软件的检测标准之中。

之后随着360为首的安全厂商纷纷宣布杀毒软件进入免费时代后,不仅流氓软件几乎销声匿迹,电脑病毒也随之大幅减少。但与此同时,有组织化、目的更为明确的网络犯罪开始涌现,恶意软件的编写变成了一种受经济利益驱使的商业活动。

如果说早期恶意软件的编写者还有炫技、恶作剧等因素,现在的恶意软件已经发展成为目的明确、组织严密的网络犯罪链条。现在付诸报端的网络安全事件,小到对普通用户的网银欺诈、大到对金融系统、大型企业核心数据的直接攻击,不管所用方式是木马、后门、新型病毒,目的都在于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

由此来看,勒索软件的爆发绝不是偶然性,而是恶意软件演变中的必然产物。用360首席安全官谭晓生的话说:“勒索软件已经成为一种十分完美的商业模式。”加密技术的发展使得勒索成为可能,互联网的泛在使得软件传播便捷、成本低廉,虚拟货币的成熟使得支付过程隐蔽且安全。勒索软件可谓生逢其时,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期。

认清勒索软件才能有效防范

进入2017年,勒索软件继续在全球肆虐,而且变得更为复杂和多样,几乎每天都有最新的勒索软件出现。很多的勒索软件可以通过购买或者租赁得到,而不需要专业知识,使得更多的犯罪分子趋之若鹜。

最关键的问题是,很多用户对勒索软件还一无所知。根据卡巴斯基的调查,有43%的普通用户根本不知道勒索软件为何物。更多的用户不知道勒索软件的危害性,更谈不上如何防护。

安全厂商已经行动起来,通过专门的工具和分析报告帮助用户来摆脱勒索软件的威胁。作为普通用户,我们首先要做好数据备份、打好系统补丁,在技术防御措施上尽量补齐不足,而且还要提高认识,了解勒索软件的传染方式,尽可能避免中招。

妥协绝不是应对勒索软件的办法,一次次满足犯罪分子的要求只会助长他们的进一步索取。无论是从技术层面、宣传层面、法律层面,勒索软件已经值得我们去认真研究,谨慎对待,保护自己远离“毒王”的威胁。

韬韬博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